百炼成钢,死地求生。

【科学组】风平浪静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科学组】风平浪静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Mors Certa, Hora Incerta.(死亡是一定的,使用寿命是不确定的)题记


底特律au(大概算)借用高考题  ooc 逻辑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二十年后的我们此刻在做什么呢?”一切暂时告一段落后,托尼拖着布鲁斯去尝了尝传说中的复仇者联盟系列冰淇淋,看着小店外面熙攘的人群,托尼突然问道。

“不知道,也许和现在一样吧。”

 

2038年,纽约

托尼依旧居住在他的大厦里,初代复仇者尽数退休,新一代们仍为地球和平忙碌着,偶尔会有新人向托尼寻求帮助,这一切都是通过通讯完成的。已经很久没有真实地见过钢铁侠的身影了。


从偶尔的视频中可见,他的头发已经花白,但还是神采奕奕,带有独特的幽默感。时不时看得见充当背景板的班纳博士,可能是浩克延缓了博士的衰老,他看起来和二十年前并没有什么区别。


在公众心里,科学兄弟平静地待在大厦里,做做实验,就像是很多年以前一样。只有托尼知道,并不是这样的。


“布鲁斯,我们好像很久没有出去走走了。”


“准确来说是十九年七个月零九天,”贾维斯提示道。


“嘿!”托尼挑了挑眉。


“已经这么久了吗?”布鲁斯摇摇头,头上的LED灯闪着蓝光,他望向窗外,正值冬季,傍晚的天空乌云密布,雪花零星地飘着,“这种天气出门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。”


“我亲爱的布鲁斯,你难道不愿意满足你可怜的老伴侣的一点点要求吗?”托尼焦糖色的大眼睛一如既往地明亮。


布鲁斯十分无奈地同意了。


“贾维斯,把两双围巾手套帽子送给我。”托尼打了个响指。


“托尼,我并不需要……”


托尼打断了布鲁斯的话,“你也说了,这种天气,瞧我们一把年纪的,会冻坏的。”


布鲁斯头上的圈圈由蓝转黄了一秒,随即平静。


托尼十分主动地穿好,并且帮布鲁斯戴好帽子,帽子压下卷毛盖住了LED灯,此刻的布鲁斯看起来就像是那个真正的布鲁斯,和托尼初遇时并无什么差别。


雪花渐大,由零星微不可见转向密密麻麻的一大团。天色彻底灰暗起来。说来,自从科技进一步发展,似乎就没什么阳光明媚的好日子了。


他们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,托尼走得稍稍快些,二者走到一个十分熟悉的地方——曾经的冰淇淋店。灯牌仍旧闪烁着红绿的光,门口贴着陈旧的海报“钢铁侠品尝过的冰淇淋店”“初代复仇者的美好回忆”。显然凛冬时节并没有什么人想吃冰淇淋。


托尼停在门口看了一会儿。


“要试试吗?”布鲁斯提议到。


“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主意,不过谁知道呢?”托尼握住布鲁斯的手,推开玻璃门。


店里只有一个年轻人,看见顾客十分激动,“请问二位要点什么?”


“经典款,屎大颗冰淇淋和浩克甜蜜蜜各一份,谢谢。”托尼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钞票。


“好的,稍等。”店员接过钞票,转身去做冰淇淋。


“我不……”布鲁斯思考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没有拒绝,虽然吃冰淇淋对他来说没什么意义,但是根据分析,托尼会很高兴他吃掉冰淇淋的,托尼的健康愉快就是他的唯一程序设定。


拿着冰淇淋的托尼并没有吃,他看了看窗外,街道上十分萧条,偶尔走过几个仿生人,衣着单薄,还有正在维修街道的型号,雪花在闪烁的灯光里变得五颜六色,那些工作的仿生人的头发都白花花一片。


“这儿很久没有人来过了,”店员突然说,“我的父亲十分感激史塔克先生收购了店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父亲告诉我史塔克先生说一定要经营到二十年后。”


布鲁斯想起二十年前,他和托尼在这里度过了一个美好的下午,点了点头,“大概是某人的特殊偏好吧。”


托尼舔了舔冰淇淋,转过头来问:“布鲁斯你还记得我当时问你的那个问题吗?”


布鲁斯的回忆模式清晰地告诉他曾经的对话,他回答道:“记得,‘二十年后此刻的我们也许就像现在一样’,托尼这就是你今天突然想走走的原因?”


托尼似乎有些失望,他吞掉冰淇淋,“你也吃了吧。”


布鲁斯顺从地吃掉了屎大颗口味,虽然他记得上一次真正布鲁斯吃的是浩克甜蜜蜜口味的。


“我们回去吧。”托尼说。


布鲁斯感觉怪怪的,在这么多年里,经常出现这种感觉,但是他告诉自己仿生人是没有真正感情的,这一切都是布鲁斯班纳与托尼共同编写的程序在起作用。


托尼站在雪地里,并没有急着回家,他缩着脖子,布鲁斯开启体温调节器,与托尼靠的很近,这样可以温暖年迈的人类,雪花落在两个人的帽子上,亮闪闪的,霓虹灯在布鲁斯的眼镜上闪烁,盖住棕色的眼睛。


“布鲁斯,仿生人有灵魂吗?”


“我想,是没有的,仿生人只是机器罢了。”帽子挡住在黄红之间闪烁的圈圈。


托尼看着一脸平静的布鲁斯,松开了握住布鲁斯的手,睫毛垂下去,没有多说什么。



不久,托尼史塔克逝世,这位世界上最伟大的人之一,终于还是没有逃过岁月。他将部分财产无偿捐出,还有一部分留给了他的仿生人布鲁斯,其中就包括一家冰淇淋店。


布鲁斯平静地将属于他的那部分也转让出去,他走到那家冰淇淋店,门口贴着转售的标识,霓虹灯暗下去,他没有留恋,去了墓地,他在墓碑面前站了许久,虽然已经春天了,仿生人也不需要保暖衣物,但他仍然裹着围巾,戴着帽子,甚至套着手套。


托尼临终对他说:“你自由了。”


他还记得人类眼里的光是怎么暗淡下去的,那种古怪的感情又在程序里横冲直撞。


他望着靠在一起的墓碑:

布鲁斯班纳逝于2025年5月29日 

托尼史塔克逝于2038年12月28日


他脱下手套,扣了扣脑袋上的圈圈,自言自语到:“仿生人可能是有灵魂的吧,托尼。”


他慢慢坐在下,靠着墓碑,清空记忆,切断供能,闭上眼睛,安安静静等待倒计时。


LED的光熄灭了,他看起来像睡着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好久没码字了,所以并不知道写了什么玩意_(:_」∠)_

最近痴迷底特律突然产生的脑洞。大概想表达仿生人布鲁斯已经有自己的意识了并且爱着托尼,但是在托尼生前并未让托尼察觉,托尼只是拿仿生人布鲁斯当真正布鲁斯的替代品,虽曾怀有希冀,最终还是失望地死去(并没有写出来)的(垃圾)故事。


题记取自《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》



评论(26)
热度(43)

© 只愿睡死在棉花垛 | Powered by LOFTER